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游工厂,为什么股价在一

2月22日,一直有点担心的纳斯达克赫尔辛基交易所(NASDAQ Helsinki Exchange)突然在世界各地的游戏圈投下一枚炸弹。

这一天,手机游戏巨头Rovio遭受了上市以来最大的股市崩溃。短短几个小时,罗维奥的股价就暴跌。从前一天收盘时的9.94,大幅下跌至4.94,市值瞬间蒸发了一半。

你知道,这家曾经辉煌的芬兰游戏公司5个月前刚刚上市。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他们很快就被投资市场抛弃了。

许多普通的中国球员可能不熟悉“罗维奥”这个名字,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“愤怒的小鸟”的名字。罗维奥是这个世界闻名的游戏的创造者。

从前,愤怒的小鸟是手机游戏的同义词。这种像球一样的小鸟打开了手游时代的帷幕,宣称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一种可以与家庭主机竞争的游戏载体。

如今,随着手游市场的蓬勃发展,前旗手罗维奥(Rovio)倒闭了。罗维奥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什么,从祭坛上掉得这么快?

在《愤怒的小鸟》成之前,Rovio有着与香港TVB电视连续剧相匹配的曲折历史。

虽然罗维奥是由三个芬兰学生组成的游戏公司创建的,但它仍然依赖赫德家族,使其成为一家真正的商业公司。

哈德逊家族的尼古拉斯是罗维奥的前三位学生创始人之一。他邀请他的表兄米卡尔(Mikar),一个在美国的商学院学生,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。但公司缺少程序员和经理,而且缺少一件事——资金。

米克尔兄弟在找他的父亲。老赫德,一个有金融背景的老资本家,在听了详细的介绍后,立即向儿子的天使投资了100万欧元。作为交换,老赫德收购了罗维奥70%的股份,成为该公司最大的所有者。

由老赫德控股的Rovio正在迅速扩张,但其业务范围仅限于外包。在这段时间里,罗维奥站错了线,把他的钱押在芬兰同胞诺基亚身上,用另一款游戏手机N-Gage玩游戏。你可以想象,芬兰的手机游戏被任天堂的GBA击中,Rovio的上层梯队也出现了裂痕。

倡导自主游戏开发的米克尔和倡导外包的赫德展开了激烈的辩论。由于父子之间的路线斗争,董事长赫德踢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他的儿子。

老赫德赢得了路线战,使公司规模扩大了一倍。与此同时,苹果的智能手机iPhone诞生了。罗维奥没有意识到时代的变化,仍然沉浸在过去的舒适中。几年后,他们会重复同样的错误。

面对侄子的询问和他那令人沮丧的财务报告,老赫德终于选择妥协。米克尔回到罗维奥,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。对苹果手机痴迷已久的Mikael,立即推出了公司剩下的12名员工,提出了自主智能手机游戏的构想。在愤怒的小鸟的背景下,几十起案件和猪流感的话题应运而生。

多年来,业界基本上达成共识,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已经创造了大量以前不为人所知的游戏开发商,其中愤怒的小鸟和Rovio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
但如果回到2010年的时空环境,愤怒的小鸟,这是当时流行的,被认为是苹果影响力背后最大的驱动力。很多人甚至忘了愤怒的小鸟其实有一个PC版本,而且反应平平。

时间造就英雄,时间造就金钱。巧合的是,罗维奥被推到风口上方,被风吹得很高。

《愤怒的小鸟》最初是由另一家手游制造商麒麟狗(kirin dog)发行的,但Rovio最终取消了发行游戏的权利。发布十个月后,下载开始了。

在手机时代,第一次使用智能手机的消费者来到这里,把愤怒的小鸟下载到新手机上,作为进入智能手机时代的一个仪式。不久之后,罗维奥宣布《愤怒的小鸟》已经被下载了1亿次。

与此同时,家庭电脑游戏的最高销量也被Wii运动刷新了。Wii运动获得了7500万台,距离芬兰的胖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其中大部分是与Wii一起送出的。五年后,当Wii运动将数字提高到8000万时,愤怒的小鸟被下载了2亿次。

应用商店2010渴望找到一款能够展示iPhone能的游戏,以培养用户的智能手机习惯,愤怒的小鸟满足了这一要求。基于触摸屏的互动模式,简单、快速、随时可以放下的游戏模式,以及最重要的低价,愤怒的小鸟已经成为手机用户玩游戏的首选。

对于许多从未接触过主机游戏的普通手机用户来说,一只1美元的小鸟和一个60美元的主机游戏一样有趣。

就像一个神话般的一夜暴富,让原本默默无闻的芬兰小工厂,突然成为业内的一个大玩家,可以与世界上所有主要的游戏制造商断交。罗维奥因行业地位变化的巨大差异和速度而措手不及,导致整体攻击策略迅速扩张。

但在三年内,Rovio的全球劳动力增长了几十倍。罗维奥的雄心壮志不只是在游戏领域。这家芬兰公司成立不到10年,一直梦想着下一个迪斯尼乐园。

在《愤怒的小鸟》成为有史以来最成的手机游戏之后,Rovio宣布了一系列品牌发展计划,希望将《愤怒的小鸟》变成另一只米老鼠。

在Mikael Hurd再次离开CEO之后,Rovio开始了他们的IPO之旅,希望通过资本市场寻求更大的发展。在无边无际的景色背后,危机正在一步步逼近。

游戏市场并不像看上去那样静止。这个行业的形状更像是一群开发人员跑的马拉松。虽然这可能会导致一段时间,只要它停止,即使它慢下来,它可能会被后面追赶的同行留下。罗维奥是即将赶上大军的领导人。

股价暴跌的原因只是罗维奥发布的一个简单的警告公告。投资者被告知,该公司今年的盈利可能显示出令人不快的数字,今年的利润将减少,明年的利润将被下调。然后,那些觉得被资本家欺骗的投资者以抛售的方式回应了这一声明。

罗维奥的逐步落后体现在各个方面,从产品设计到过时的经营战略,已经成为一个拳头,打在巨人身上。

罗维奥的处境使他从一个领导者变成了一个落后者。无法更新对手游的认识,尤其是过时的盈利模式,是Rovio落后于时代的最大特点。

虽然《愤怒的小鸟》被称为智能手机时代的代表,但它本质上是传统手持游戏的延续。无论是游戏形式、收费方式还是盈利策略,Rovio的思维始终停留在N-Gage和GBA时代。当手游在这些方面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形式时,Rovio的落后就变得明显了。

现在手机游戏和主机/手持游戏已经形成了成熟而独特的盈利模式。每个人一步一步地开发和分发游戏,可以获得可观的收入。

主机游戏开发商,以昂贵的开发和宣传成本,向稳定的消费群体高品质的游戏内容。就像看电影一样,玩家和游戏制作者之间有合约关系,我会付给你很多钱来获得满意的体验。结果表明,稳定的质量可以实现稳定的销售,稳定的销售产出可以产生稳定的利润,稳定的利润可以用来开发下一个稳定的质量博弈。这样一个良循环还在继续。

手机游戏是另一个循环。由于消费者有如此多的选择,几乎没有门槛,开发者可以开发出许多不同的产品,远远低于大型机游戏的成本,然后将它们投入市场竞争,让消费者投票。如果有一个游戏爆炸,它不仅可以覆盖其他游戏的成本,还可以产生开发更多游戏的成本。只要作得当,一款轰动一时的游戏就可以持续生产,共享游戏进一步开发的成本。

一个注意勤勉训练,一个注意控制敌人,另一个注意随意射击和掩护火力。这两种形式都适合各自的平台,可以赚钱。

愤怒的小鸟开始了一个回报系统。你付给苹果一美元买一个质量可能超过一美元的游戏。那时消费者会觉得很有价值,但当你用另一美元玩一个类似的游戏时,手机用户不会花太多钱。就在这时,免费游戏出现了。

但Rovio并没有跟上这一趋势,而且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它仍在使用旧的购买模式。甚至几代《愤怒的小鸟》续集仍在制作PC版本。如果有其他公司想把手游保存为PC版本并投入使用,那么国内手游端口的负面评论将告一段落。

因此,尽管愤怒的小鸟有数亿的下载量,但其中四分之三的下载量在一段时间内是免费的——大多数移动玩家只是拒绝先付费再玩游戏。

在一系列非鸟主题的原创游戏之后,Rovio进入了医疗急救状态。一方面疯狂地抓住愤怒的小鸟,一个大IP,一个接一个地推出具有类似能的新游戏。另一方面,它像无头苍蝇一样,向四面八方突围,如ugc、ip、rpg、io…罗维奥在各个方面都做过尝试,但没有一款游戏能《愤怒的小鸟》的成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Rovio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转向了游戏开发。他已经开始在游戏中用卡数购买,但错过了最佳时间窗口。

在游戏行业,像Rovio这样的事件并不少见。只要在舒适区稍有松懈,这个行业的巨头们就会在一瞬间被时代抛在后面。

社交网络游戏和网页浏览器Zynga曾经是如此壮观,以至于他想启动Facebook。没想到老板的还热,而SNS游戏被手游推到了历史回收站,现在Zynga陷入了一种被忽视的状态。它的股价甚至比罗维奥的还要糟糕,而且已经被削减了三分之二。另一家大型手游工厂King因糖果破碎而受到欢迎,以20%的折扣卖给了Active TV。

但业内也有反例。Supercell,也是一家芬兰游戏公司,在手游市场上的涨幅略高于Rovio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超级电池的产品虽然不多,却能够跟上市场的潮流,敢于否认现有的经验,堆积了少量精致的物品,但曲线不同。

罗维奥唯一感到安慰的是,娱乐业几年来一直没有白费力气。《愤怒的小鸟》动画电影是近年来罕见的改编游戏的杰作,在全球票房超过3亿美元,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安慰。

即便如此,股市的灾难也让罗维奥的运营商意识到了市场的危险,同时也给所有从事游戏行业的人带来了一个警告——逆水行舟,不前进,而是倒退。

上一篇:命运之门永远是第七天的首都,命运之门将由他
下一篇:2月份游戏列表总结:funplus去了三联村,一把刀传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